pt古怪猴子破解程序
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932—8318172
首頁 >多彩定西 >隴中文苑
夏日打馬焉支山
來源:定西日報 2019-06-10 08:41

丁酉初秋,去金昌看兒子,在朋友的盛邀下,去了趟甘涼交界處的焉支山。

初王宏彥次知道焉支山,是在高中歷史老師的課堂上。為什么叫焉支山,感覺跟漢語有點怪怪的距離,這些問題也不知道當初老師解釋了沒有。總之,這么多年來,一直在心中模糊而新鮮,長久地在記憶深處潛伏著。

出發前,上百度做功課,才知道“焉支山”也叫胭脂山、閼氏山。在匈奴語中,貫穿河西走廊的祁連山南端被他們稱為“天子之山”,焉支山被喻為天后山,而匈奴單于的妻子稱為閼氏,故而就有了此類稱呼。加之傳說此山有種植物,色如胭脂,是當地婦女的化妝品,故而把此山也叫胭脂山。當然這也與匈奴只有語言沒有文字有關,就這些叫法也是通過漢語流傳下來的,聲音相似,寫法不一樣也就很好理解了。

此刻,我就站立在焉支山峰頂,這個叫百花峰的地方,極目遠眺,看我剛才的來路。遠山低矮而鐵青,退成了地平線,白云低垂,把戈壁走廊烘托得無比寬闊。明萬里長城蜿蜒滄桑、斷續可見,幾百年來沒有被風化掉,依然或高或低或寬或窄地佇立著,凄厲的風吹送著秦皇漢武、宋元明清的金戈鐵馬殺伐之聲。我們從東而來,第一眼看見長城是在我的右邊。沙土夯就,寬厚敦實,我就知道我在中原和胡人的邊界飛馳而行。忽而高速路穿過長城的斷口,車也進入了胡地,我的思緒也便走進荒遠,耳畔響起“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的笛音,感覺血液似乎凝結了。車在長城內外穿梭,我也在歷史與現實間轉換,心底洶涌澎湃,思緒萬千。

車轉身向西望去,連綿起伏的山包丘陵綠色四野,山丹牧場隱約可見。想起山丹這個名字,我不覺打了一個寒戰。這個牧場演繹了多少你爭我奪的廝殺,說不清。光是這里曾經膘肥體健的駿馬就讓多少中原將士垂涎。雖然我今天來到焉支山沒有騎馬,但我也要像千百年前的將士那樣,想象著騎一匹汗血寶馬,勒馬山巔。這樣我才能把整個河西走廊囊括于胸中,就像霍去病、衛青那樣,巡視我的戰場我的天下。

眼前的焉支山蒼松翠柏云杉聳立,風吹來,林濤起浪,天籟有聲。青藏高原邊緣之地,理應都是冰雪覆蓋,草木稀疏,沒有想到的是就在祁連山的中段,卻神奇般地插進來一塊山清水秀、草木繁茂、百花爭艷的世外桃源。儼然來到了興隆山或者貴清山,而不是護衛著千年雪山冰川的祁連山。

走入林中,外面的炎熱便被擋在了林海之外。高大入云的喬木擠擠挨挨,爭著向上去接受日月的照耀,清風的撫摸。林下為游客修好了木質棧道,方便上下。棧道兩邊是千年的松針枯葉,踩上去松軟無力,想必是絕好的腐殖土,養護這擎天的松柏。陽光從樹葉間漏下來,斑斑駁駁,如畫家的寫生畫。清涼而迷離,芳香而夢幻。

正走著,兩親家離了棧道,鉆入樹木深處。我們正在納悶,他倆卻抱著一抱蘑菇又從遠處鉆了出來。說這里漫山遍野都是蘑菇,遇上好天氣,一會兒就采一小袋,帶回家吃好幾頓,吃不完了曬干冬天吃面吃火鍋,味道極佳。突然發現,有些游客手中就提著一袋剛采的新鮮蘑菇,我開始驚訝這兒的物產豐富。果不然,到山頂寺廟道觀門前,就有很多當地人在吆喝賣各種野蘑菇。有曬干的,有早上剛采來的,有稱斤賣的,也有論個賣的,好不熱鬧。

半山腰,看見一塊指示牌,上寫“隋煬帝行宮遺址”心下真想去看看,盡管可能現在什么也沒有,就是一間新修的房子,里面胡亂擺放些所謂的文物,可我還是想去看看。結果同行者都不去,說沒有看頭。為了不被他們落下,也就只好作罷。第二天在武威告訴同學明山君時,心里還有一絲遺憾,因為那可是有故事的遺址。

據說公元609年正月,隋煬帝從陪都洛陽率領千軍萬馬、文武百官、后宮佳麗、僧尼道士等,浩浩蕩蕩出發。沿渭河,過隴山,四月,到達渭源,接見了高昌、吐谷渾、伊吾等派來的朝拜使者。三天后在狄道,又接見了黨項、羌送土特產的使者。之后便渡洮河,涉湟水,直達青海的樂都。

此次隋煬帝西巡究竟是為了什么,說法很多。我覺得年輕的隋煬帝就是為了顯示自己國家軍事政治的強大、穩定西北邊防、開發大西北的經濟貿易,順便也顯示一下自己治國理政的政治才能。

在樂都,隋煬帝圍殲了羌族部落,使之歸順于己。之后直奔張掖,同年六月,在水草豐茂,景色秀麗的焉支山下擺開了一場足可載入史冊的“盛宴”。擺的是魚龍宴,宴請的是高昌國王、吐屯國王,陪坐的是蠻夷三十六個國家的使臣,演奏的是大隋的“九部樂”,陳列的是此次帶來的無數文物,主持是大隋四十歲剛繼位五年的君王楊廣。

這次盛會,展示了中原帝王對于河西走廊一帶政治經濟的極度重視,也昭示了對這片土地穩定安全的重視。在后世人們口中被稱為“萬國博覽會”的這次盛會,也是中原帝王在甘肅歷史上親自舉行的唯一一次政治經貿會。

盛宴已去,江山一統。我羨慕的是當年四十歲的楊廣就有雄心偉略敢親自來大西北,宣示自己的文治武功。就這一點,不管后世對他的一生如何詆毀,我都覺得他是值得肯定的。而我已屆花甲,依然得以一介書生的身份坐著朋友的車來此拜謁,徒添古人之幽思。

打馬焉支山,看馬蓮灘盛開的馬蘭花,聽山間的溪流淙淙,我繼續神游于漢代打馬焉支山的神奇故事中。漢武帝派遣霍去病攻打匈奴,奪去了焉支山一帶的廣大草原,至今在《漢樂府》里有“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悲涼的歌聲。當衛青將軍的鐵騎將祖祖輩輩廝守于此的匈奴民族驅逐到遙遠的漠北之后,我想那些草葉上飄蕩的絕不僅僅是深秋的露珠,還應該有匆忙逃跑的汗水和失去家園的淚水。

在經過“幽谷聽鳥”景點的懸空棧道時,隨行的活潑的張女士跳起了兒歌《讀書郎》,動作稚拙可愛,歌詞古遠親切,惹得我們一行人前仰后合,笑聲溢滿腳下的小溪,在山谷里回蕩,久久不息。

我在想象,夜晚來臨,明月高懸,山風林濤,溪流漫過,萬籟俱寂。我隨便在今人命名的一處景點躺下來,譬如“神仙臥”的那塊大石頭上,眼望高天,任和風掠過我的眉梢,任遠古的草花將我熏得迷離。我依然為今天的美好而酣然睡去。遠古為了爭奪牛羊的殺伐聲,為了草場和戰馬而起的殺戮聲都已遠去,留下的是后人時常想起的掌故和笑談。正所謂“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而今千里走廊一片沃野,牛羊滿川,成了甘涼產糧基地。昔日拔刀相向的多民族百姓也早已放下武器,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大漢民族,共同建設家國。

回程時,高速路兩旁佇立著很多高大的風力發電扇,在風中或緊或慢旋轉,為河西百姓儲存著光明和動力。

前方空闊,一覽無余。南北的山峰遠退,山水畫般地鑲嵌在視線可及的晚霞中。車近永昌,前方在下暴雨,陽光從身后射過來,正好在我們前方的不遠不近處架起兩條無遮無攔的彩虹。逾走彩虹逾高大,逾走彩虹逾鮮艷,連接著河西走廊的南北大山。不知道這兩條美麗無比的彩虹是在迎接著遠來造訪的我們,為我送來彩色的哈達,還是在象征著彩虹掩映下的金昌更加富麗輝煌幸福的明天!

同行者有朱萍霞、親家陳文霞夫婦、張君夫婦以及曹老師夫婦。

責任編輯:王文竟
熱點新聞
推薦視頻
關注我們
精彩圖片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定西日報社 主辦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120180007
網站備案號:隴ICP備14000147-1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區建設大廈綜合樓A 1區三樓
甘公網安備 62110202000008號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關注我們
pt古怪猴子破解程序 黑桃棋牌 幸运飞艇冠亚11大 双色球投注技巧6减2法 pk10走势图pk拾走势分析 澳洲f1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黑龙江时时走势图 北京pk10彩票官网 吉林时时上市时间 彩虹计划1002彩虹计划 江西新时时excel 安徽时时开奖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全天在线计划